第一章 一穿越就是盘古开天

小说: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 作者:火星蜗牛 更新时间:2020-06-30 14:47:23 源网站:飘柔文学
    “我去!”

  李牧只来得及“吖”的一声便断成了两节。

  血雨如注!

  他的头颅高高飞起,茫茫然不知归处,化作了太古洪荒的星辰,点缀这十方尚且不知上下东西的天宇。

  下方是他的庞大肢体与身躯,已经如天柱一般的倒下,仿佛欲化作山岳一般绵绵无绝不知多少亿万里。

  “盘_古!”

  “盘_古!!!”

  一声声如魔似神般的凄厉怒吼犹近在耳边,一声高过一声,一道高过一道

  先天元灵在破碎,飞舞;鬼神在哭泣,衰垤。

  怨念席卷这新生的天地,震荡鸿蒙宇宙,混沌十方。

  呜呼~

  血雨下的更大了,天穹也在越来越高,一具又一具神魔般的躯体前赴后继相继的倒下,化作山脊,化作星辰,化作江海大地,在地火风水的汹涌澎湃之中铺向远方

  当!!!

  混沌钟响了!

  世界于是重归清净!

  混沌从来不记年,转眼已逝万万元!

  龙汉初劫天地碎,巫妖争霸天柱塌!

  掐指一算,距离封神已不足万年,这一日

  三千世界的中心,pan古宇宙的原点,洪荒大陆,太阴星归隐,太阳星按班就部照常上班,众星隐退。

  东胜神洲,东海,云深不知处,道音袅袅透九霄,好一座仙山神岛隐现期间。

  淼淼青烟起,丝丝弦竹落,灵光流彩之处,灵兽仙禽戏于山川草木之间,真*仙人之所。

  了道修真,无出其右。

  截教,金鳖岛也!

  “大梦谁先觉,平生吾自知,周庄晓梦迷蝴蝶,杜帝啼血化杜鹃

  难,难难难呀!!!

  我实在太难了!”

  李牧又一次从睡梦之中醒来。

  他的四周,围满了模样稀奇古怪的道爷。

  有鱼头,虾脚,螃蟹臂,还有蟒蛇腰,尾巴甩起来咸咸的海水四溅,五官四肢就没一个完整的。

  “道友,何事如此为难?可是道不能明?法不得味?我等今日有缘,正好洗耳恭听。”

  “不错,不错,说得好,实在是太好了。所谓道不辨不明,术业有专攻,道友不能明悟理解的部分,不定我们大家刚好就理解了呢?

  快,快,快,你只管徐徐道来。”

  “就是,就是”

  岛屿的边沿,眼巴巴的丑陋怪人围了一圈又一圈,望着场中荷叶上刚刚跌落下来酣睡少年。

  一脸正气。

  李牧眯着眼,揉了揉脸,紧跟着转了一圈。

  “果是有教无类呀!

  这些个披麟带甲,湿化卵生之辈,心魔不除,五賊不捉,竟然也来听圣人之言,能听得懂吗

  便是我,也不过是黄粱梦一场罢了。”

  这些‘人’打什么注意,李牧岂会不知,不就是骗道嘛,只言片语也总归是好的,圣人之韵,那怕是只理解一句也足够让人受益匪浅了。

  不虚此行。

  想当年,他也没少打探。

  摇了摇头。

  “散了吧,散了吧。”

  李牧挤出了人群,脸上也适时挤出了和善的微笑。

  倒也不是看不起这些家伙,只是不想平白无故胡乱沾染因果罢了,要是一不小心有人从他这里学了半点本事,而仗之去胡乱杀人屠城,那他可就连哭都没地方去哭了。

  脚步不能停,李牧径直往岛屿的外围山林而去。

  虽是外围,却比之刚才所站之处的岛屿边沿又靠近了内里几分。

  这些‘人’却只能望而止步,带着嫉妒而又羡慕的眼神,扭捏着不甘不愿的离开,金鳖岛十二万九年六百年,即一元会,才有一次的圣人开讲布道终究是已经结束了。

  一元复始。

  截教虽然号称有教无类,是洪荒一等一等的不看跟脚的大教,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往门里收的,除了多宝道人,龟灵圣母等有限的几人,你看那赵公明,云霄三姐妹,早已经是洪荒鼎鼎有名金仙大能。

  可如今,还不是只捞了个外门弟子的身份?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若连自身跟脚都藏匿不住的浑浊之辈,自然是连岛屿的边沿都没有资格登上,也只有十二万九年六百年一次的元会布道日才有那么一次机会。

  即便如此,这般元会下来,能在截教仙籍中挂个名的弟子也早已经遍布了整个东海。

  “呵呵,万仙来朝,到时一朝把劫来,几人还来,何人还?”

  李牧也不知。

  他之所以被挤到外海,还不就是人太多了缘故,不过现在好了,该走的也走的差不多了,那些个金仙太乙大能,都是有自己的山头与地盘的人物,等闲时候可不会到这金鳖岛来。

  也只有像他这样不上不下,又无处可去的小修士才会托庇于此。

  自嘲一笑,钻入洞府。

  躲避春秋与冬夏,又是好一年休

  想当年,他李牧也是有跟脚的人物啊!

  见识过盘_古开天。

  虽然只是屡屡那么一个刹那,但好歹也是为洪荒天地的生成贡献了身体与元灵的人物。

  没有功劳总也有苦劳吧?

  好吧!

  就算没有苦劳,我堂堂一个穿越者,还是先天地而生的混沌魔神,不说称圣道祖,成那不死不灭混元无极大罗金仙。

  那紫霄宫中总的留个位置吧?

  可不凑巧!

  当年他可真真正正的给吓坏了,‘马阿米哦’一穿越过来就给盘_古大神给削了,惨然殉道,连句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让他给这天地当肥料。

  哎喽。

  当然是我不愿意。

  当时他连思考都来不及思考,仅剩的半截先天元灵裹着残缺破碎的灵魂扭头就跑,似无头苍蝇一般乱撞,好巧不巧,天无绝人之路,一头便撞入了一大块混沌破碎后残留的混沌顽石之内。

  倒也因此侥幸苟活。

  逃过一劫!

  可惜,成也此顽石,败也此石。

  龙汉初劫,龙凤麒麟三族争辉,连天都被快打碎了,他还在苟着。

  稳如磐石!

  巫妖争霸,共工怒触不周山,大地又给碎了一次,他还在苟着。

  依旧稳如磐石!

  封神量劫

  这次好了,他终于孕育而出,得以化形成人,可这天地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不说紫霄宫中充大能把位争,就是下界穷乡僻野一个稍微好点的破山头都是有主的存在。

  能怎么办?

  当然是赶紧找个金大腿抱一抱啰。

  人教太上老君就很不错,清净无为,门下弟子也不多,大猫小猫三两只的,可惜投拜无门,太清境也不是刚刚化形的他能上不去的。

  阐教也很不错,原始圣人威加宇内,最是护短不过,做他的徒子徒孙也不算太亏。

  可惜路太遥远,当年李牧亲眼目睹一只遮天大鹏横渡天宇,像抓小虫一般捞起起码天仙境以上的蛟龙囫囵吞下,又有魔道凶人祭阵旗遮天,炼狱逻烟滚滚,弥漫数十上百万公里,生祭沿途数个大小宗门国度

  他果断折返。

  呜呼~

  洪荒太危险呀!

  还是金鳖岛上风景俱佳!

  离的又近。

  经历九九八十一道劫难,历经生死磨炼才成功抵达的李牧必须坚定,肯定,确定!

  毕竟已经十万年了呀!

  十万年如一日,一刻也不得离开,好在石头做的,他道心始终如一。

  “快了,就快了,只要再进一步,再前进一小步,我就出岛历练,去寻找变强自保的机会。”

  这次的圣人布道虽然看似没什么效果,反而如靡靡之音般引人入睡,做大梦一场,但刚刚他已经细细的检查,还是发现了端疑,体内内息虽然没怎么增长,依旧如一潭死水般的火红岩浆缓缓滚动,但精纯度确实提升了那么一丝。

  这就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他虽是顽石得道,但好歹也算是先天地而生成的神圣,一身法力浩瀚如海,不说打磨的浑如鸡子,但至少比之一般的金仙人物不差分好,而现在单单只是听一遍讲,睡上一觉,便抵了他百年苦功,不得不说圣人之力果然口含天宪。

  要不是没条件,他还真恨不得抓一个圣人回来,每天只管给他讲道念经。

  还修炼个鬼!

  每天里打打猎,吃吃烧烤睡睡觉,日子那才叫一个舒坦。

  不知觉的嘴角便翘了起来。

  当然,也只是想想罢了。

  还不敢点名。

  “咳咳,穿越者!”

  有这样可怜的穿越者吗?

  想到一万年不到就该来了的封神量劫,他只觉一阵哆嗦,牙周炎疼。

  “封神量劫呀!传说中的仙道劫难,三教围殴,虽然都说了只要不沾染因故,不去战场,只需安在洞府,每日里静咏黄庭,便可安然渡劫,但保不齐有个万一呀!”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李牧可没有忘记自己的本家,那石玑娘娘好歹还算是通天圣人的记名弟子,仙册有名,金仙无妄之体,更有太阿剑和八卦祥云帕这样的强力后天法宝,同样的先天顽石得道,只不过是多嘴了几句,无故死了童子也就罢了,还被那护短的太乙牛鼻子老道生生给炼回了原型。

  亿万年苦修一遭化为灰烬

  当真可悲!可叹!!

  “不行,我的赶紧早作准备。”

  李牧早就听说那南赡部洲此刻人族大兴,三皇治世,五帝腾空,早有人,阐,截三教弟子纷纷下山辅佐,个个功德吃的那叫一个满嘴抹油,他眼馋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如今人皇颛顼,轩辕皇帝的三世孙,居然有意联姻巫族,迎娶那大巫九凤,行人巫合流之举,共剿那占据北俱芦洲的上古妖族余孽

  恐怕又是一场好杀!

  功德,劫难,一样都少不了呀!”

  将这次听道收集的零碎信息总结,李牧终于决定踏出一步,毕竟,若再不抓紧,恐怕以后就当真没啥机会了。

  不断的来回走动,揣摩,盘算,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只是

  “听说那轩辕人皇与蚩尤之争时战况之激烈就已经不下于巫妖争霸,连大巫与大罗金仙都不止陨落了三两尊,我这样的小胳膊小腿

  要不再苟苟?”

  所谓活的越久就越不怕死!

  这是谬论。

  李牧虽然已经存活了无数个元会,但真正的活过来且活的不错也就近十来万年而已。

  当然还想继续的再活下去。

  “哼哼,我这可不是怕死,只是”

  这般正想着,他神情突然一变,再变。

  很明显的内牛满面。(叮咚,您的外挂已经上线!)

  多少年了呀!

  李牧终于等到了今天!

  一时间,竟不知所错了起来。

  那是

  无穷尽的光!

  还有

  无穷尽的能量!

  在他的识海。

  自虚无而来,往识海中央汇集,那是一道盘旋的元灵,自开天辟地以来一直护持他度过无量元会的元灵,虽然已经断成了两节,残破不堪,但依旧散发着鸿蒙混沌以来最为神圣的光彩。

  这是先天元灵所特有的神性,它代表着混沌鸿蒙的过往,也贯穿了无极向太极两仪四像而化作宇宙的转变,它是鸿蒙大道的载体,也代表着一条完整的大道。

  这么多年以来,李牧一直在等着它孕育,从盘_古开天到龙汉初劫,再到巫妖争霸,在别的先天元灵脱离魔神之体后纷纷化作了灵宝,灵根,甚至化作人形乃至修炼至大罗大能,它还在一如既往的盘旋。

  这次,

  终于要孕育完整,破世而出了吗?

  李牧激动的已经涕零。

  此时此刻,他无以言表,只想要高歌一曲,“凉风有兴,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嗡~~

  无量光没了,无穷尽的能量也随之消失不见,那团饥饿了无量元会的元灵就好像没吃饱的孩子一般,嗷嗷待哺,却苦于被突然掐断了奶源,无奈下终于一缩一涨,扭扭捏捏,不情不愿的化作了一面圆镜。

  千呼万唤始出来啊!

  还没完呢。

  李牧已经能感应到上面密密麻麻交错不止的先天元灵神禁,一道比一道深奥,足足六七四十二道之多,比之盘_古幡太极图这等先天至宝所含有的七七四十九道先天元灵神禁也不过只是少了区区七道而已。

  李牧大喜过望,当真觉得已经是苦尽甘来,那铺面而来的大道符文已经清清楚楚的将昆仑镜三个字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紧随而来的便是深奥难懂的时空奥义。

  这可是时间大道的投影呀!

  混沌海中最为本源的大道道则之一,再结合空间法则,别说是先天至宝的低端级别,就是一件十来道禁制的先天灵宝,后天法宝,也非的让大罗金仙们争破头颅不可。

  嘿嘿。

  谁叫这世界根本没人能完整掌握得了这条时间大道呢。

  嗡~~~

  李牧正得意着,又有无量光辉从虚无而来。

  这次的光芒不同,它震荡识海,似乎要将李牧的天灵盖完完整整的打开,让某个未知名的存在生生的直接撞入他的识海。

  “道则之源?这居然是道则之源?

  大道道则的本源海洋?

  这不可能吧?”

  李牧面容失色,立马就联想到这样继续下去的惨重后果。

  神魂崩溃,道躯分解,这只是等闲,恐怕在等片刻,连一点真灵不昧都休想再一次做到投胎转世。

  飞灰湮灭,只在弹指一瞬间。

  ‘啊’

  他大叫一嗓子,已然承受不住迎面而来的威压神魂彻底晕死了过去。

  道则之海的威严,非大罗不足以抵消。

  想要驾驱,那就更得成就混元大罗才行了。

  李牧自然是扛不住的。

  好在

  宝镜有灵而自污,似乎预感到大道之源很可能根本不予许自己的诞生,一道道先天元灵神禁居然自行分解,消磨,湮灭,分化成最为纯粹的时间与空间本源,以至于连李牧的神魂与道驱都一起跟着扭曲起来。

  直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7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最新章节,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 飘柔文学
我在洪荒穿越了诸天全文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穿越就是盘古开天,79小说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79xsz.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未ICP备:京ICP备2131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