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故事里的事

小说:乱世书童 作者:斋殆 更新时间:2020-08-02 10:32:35 源网站:飘柔文学
    等到几位寨主换上了自家的米酒,顿时没了以往那种大碗喝酒的豪迈气概,一个个皱着眉小口小口的抿着,矮张看着略显浑浊的酒水更是一脸的嫌弃。

  张炎碗中的烈酒到是还没喝完,依旧是悠哉游哉的慢慢细品,既然舒童已经说了,不喝上个三五顿酒就没法谈正事,他也不着急了,就这样耗着呗。

  舒童此刻已在眉飞色舞的开始说书了,说的当然是水浒传中的故事了,张炎起先并不在意,无非都是些酒肆茶坊中说书人的话本,无甚稀罕,更何况侠以武犯禁,本就为文人雅士所不喜,可听着听着就被吸引住了,觉得比说书先生的那些话本精彩多了。

  连张炎都听入了迷,更别说本就是江湖人的几位寨主了,就连大厅中倒酒送菜的小喽罗们也听傻了,众人情绪随着故事中人物命运的起伏而跌宕不已,时而觉得畅快、时而又感到紧张、时而又悲愤,仿佛自己就是故事中的英雄豪杰,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息息相关,代入感极强。

  矮张听得入神,听到紧张处刚想喝口酒压压惊,一伸手,发觉轻飘飘的是只空碗,不由有些怒意,转头去找负责斟酒的小喽罗,发现这家伙嘴巴张得老大,怀中抱着的酒坛倾斜,酒水正汩汩的往下淌尚不自知。

  矮张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听傻了的小喽罗,可又怕打搅到小先生的说书,只得一把夺过酒坛,也不往碗中倒,端起酒坛仰头就喝了一大口。

  被惊醒过来的小喽罗吓得脸色惨白,刚要跪下请罪,被矮张一瞪眼给制止住了,只得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敢发出声响。

  当说到豹子头误入白虎堂,林教头蒙冤刺配沧州道时,舒童发现张炎和半天云兄弟俩眼中都露出愤懑和怒意,想来是联想到了祖父张濡,便是受人陷害被罢了官。

  等听到林冲枪挑陆虞侯、雪夜上梁山时,半天云一拍桌子大声道:“这林冲咋就这么叽叽歪歪,一点都不爽快,早该如此了,换着我,不仅仅杀掉一个陆虞侯,还要到东京去找高俅那老贼的晦气。”

  舒童不由撇撇嘴,你连一个知州都没能杀掉,还被皇甫仁撵的像条狗似的,这时候跑出来说大话也不嫌腰疼,换着你是林冲,大概也只有跑路的份。

  舒童招呼旁边的小喽罗,让他们给自己准备一些茶水,毕竟说书是很费口水的,光靠喝酒肯定不行,那只会越喝越渴。这个举动遭到了矮张的嘲笑,说读书人就是矫情,放着大碗的酒水不喝,偏要喝那劳什子茶水,苦叽叽的有啥好喝?

  舒童没理这货,等小喽罗奉上茶水后,舒童又继续往下讲。

  当说到武松夜宿景阳岗,三拳两脚打死一只斑斓猛虎时,矮张更是兴奋的拍着桌子大声嚷嚷道:“咋样,某家说的错没吧?男子汉大丈夫就得喝酒,武二郎要是没喝高,他敢独自一个人上山,能打死老虎么?小的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爷上酒啊。”

  这货关注的重点竟然只是喝酒,舒童一阵无语,倒是半天云和李四郎两人眼睛发亮,一脸崇敬之色。

  再听到武松醉打蒋门神时,矮张更是大呼小叫,愈发坚定酒是个好东西了,以后不仅要喝,还要大喝特喝,特别是对敌时更要多喝,听得舒童心里直发虚,当心这货以后上阵会被人打死,真以为喝了点小酒就能大发神威、刀枪不入了?

  待讲到宋江浔阳楼题反诗这一段时,张炎却一拍桌子怒道:“宋江这厮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看看他写的是什么‘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居然要跟黄巢比高下,不是反贼是什么?”

  舒童对水浒中的诗词记得不多,不过这两句到是记的很清楚,觉得王霸之气侧漏,而且还琅琅上口,最适合装逼了。

  在匪窝中骂反贼,这跟在和尚庙中骂秃驴有什么区别,就不怕引得对方不快么?舒童赶紧劝道:“先生稍安毋燥,宋江这不是报国无门、有志不得抒么?又遭人陷害,愤闷之下借酒消愁,发几句牢骚罢了。唉!还不是被逼的么?”

  说到这里,又转头对矮张道:“二寨主也要注意了,什么叫喝酒误事?这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宋江一句酒后醉话,就引来杀身之祸,二寨主当以此为鉴,烈酒虽好,莫要贪杯哦。”

  先前酒壮英雄胆的故事把矮张给带沟里去了,舒童担心这货会就此沉迷其中,万一喝酒误事出了什么纰漏,那可是害人害己啊,因此觉得还是提醒一句为好,省得自己日后被竹园张一伙埋怨。

  张炎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想到这里不是讨论是非之地,便将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矮张却不以为然的道:“不劳小先生提醒,某家自是知道分寸。”

  舒童只能点到为止,听不听得进去由你,说多了反而不妙,徒惹不快,只得继续往下讲。

  说到梁山好汉江州劫法场,浪里白条张顺横空出世,先是水中戏弄李逵,后又活捉黄文炳,端得是大发神威,众人听的脸色都有些古怪,一起看向上首位的竹园张。

  竹园张摸了摸鼻子,呵呵笑道:“原来浪里白条是这么来的,某家还以为是说白条鱼呢,只是梁山真有一个跟某家同名同姓的水上好汉?”

  舒童四下看看,见大厅中有不少在一旁伺候的小喽罗,大门口还有一帮探头探脑听故事的家伙,不禁有些愕然。

  不是说你们的真实姓名除了几个结义兄弟外便无人知晓,怎滴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大咧咧的说了出来,还有没有点保密意识啊?难怪半天云张淼不敢将真实姓名告诉你们。

  竹园张见舒童如此表情,惨然一笑道:“其实寨中之人都知道我和矮张兄弟的真实姓名,我二人是堂兄弟,家中之人全死于水匪之手,现在是无牵无挂,不用担心会连累到家人了。”

  舒童听罢一阵默然,没再多问,回答道:“这些都是从山东那边流传过来的故事,真伪不知,张大哥姑且就当个故事听吧。”

  竹园张点点头叹道:“如果真有如此了得的英雄好汉,我张顺也是与有荣焉,沾沾这位前辈的光了。哎?我说小先生,要是某家将诨号也改成浪里白条如何?”

  舒童连连摇头:“不妥不妥,张大哥乃当世英豪,说不定日后名声还在浪里白条之上,岂可轻易改弦更张?”

  竹园张一挑大拇哥赞道:“这马屁拍的好,某家爱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79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乱世书童,乱世书童最新章节,乱世书童 飘柔文学
乱世书童全文在线阅读,第一百三十章 故事里的事,79小说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79xsz.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未ICP备:京ICP备213124号